喵咪央

莫问前尘(广播剧)

“小伙子,快将这碗汤喝下,速速投胎去吧,莫要在此流连了。”(老妪盛好一碗汤,老妪声)

 “敢问老人家,你可再次见到一个姑娘,她眼角有一颗泪痣,笑起来会有酒窝,喜欢厨艺却不擅长,她的梦想是做一个大侠。”(男子恍惚回头问道)

“哼,每日在此处取饮我这孟婆汤的亡魂不下千个,老生这可能以一己的他们姓甚名谁,模样如何。莫要再逗留于此误了投胎的时辰。”(老妪不耐烦)

“那可不可以让我讲一个故事,我讲完就走。”(男子慌张)

“地府岂是你可撒野的地方,还不速速投胎。”(背后鬼差怒喝)

“请鬼差大人通融通融,这是小生最后的一个心愿了,如若不能实现,那小生就算拼却魂飞魄散,也绝不会离开。”(将死就死,鱼死网破)

“你敢!”(鬼差大喝)

“罢了罢了,老生就听你讲,讲完快快投胎吧”(老妪无奈)

“孟婆,莫要忘却了你的身份。”(鬼差)

“多谢”(男子)

男子独白

我有一个爱人,我忘了她的样子,也不记得她的名字,她喜欢穿红色的衣服,眼角有一颗泪痣,身边带着一把名为“流光”的剑,喜欢打抱不平,喜欢逞英雄,想做一个大侠,但是习武的时候却老是偷懒,以致武艺不精,打架的时候老打不赢,要我帮她收拾烂摊子,怕黑怕疼怕吃苦,明明胆小的要死,还一个劲的逞强,喜欢恶作剧,老是作弄我,让我背黑锅,所以当她对我说喜欢我的时候我还以为是她又在作弄我,她脾气不好,心眼小爱记仇,有千千万万种坏毛病,但我就是喜欢她,连带着她的那些好的不好的都喜欢。(怀念爱恋)

可是无论我多么喜欢她,在这个世上,总也有不喜欢她的人,我拼了命的护着她,可是最终还是没能保护好她。(阴郁)

那天她就这样被我抱在怀里,失去了温度,而后的十几年里我发了疯似的练武,一心想着为她报仇,我成了武林第一高手,没有人在是我的对手,我把之前杀了她的人一一找了出来,将他们折磨的生不如死,让他们感受到了我的痛苦。那是我这十几年间从未有过的快意。我想我终于成为了她口中所说的惩恶除奸的大侠了吧。(癫狂狰狞)

“时辰已到。你的故事说完了吗?”(冷漠)

“不,不,我还有话没说,我还有话····”(惊慌恐惧)

“时间到了,乖乖入这地狱道,还清你欠下的的孽债。”(老妪)

“不,不,让我把话说完,我····”(鬼差上前抓住,锁链声,继续挣扎)

“牛头马面”

“在”

“割喉灌药,送入轮回”

“得令”

男子被拖下,扔入轮回,此时阎王由远及近走来,孟婆化为一年轻女子,从此段起孟婆的声音皆为年轻女子之声

“阎王大人,你找我?”(疑惑)

“嗯,听鬼差们说今天在你那有闹事的”(正经)

“呵,每天在我那闹事的冤魂死鬼还少吗?”(冷笑)

“可是我没记错的话,今天这个····”

“大人,可有兴趣听我讲个故事。”(打断阎王的话)

“但说无妨”

孟婆独白

该怎么说呢,那是我成为这孟婆之前的事了,他是我成神之前的最后一个劫,我本以为他是我这一世为人的情劫,可是我无论如何都料不到,这竟是一段孽缘,那个看上去爱我爱到骨子里的男人竟然也是一个世俗小人,当初我们因行侠仗义遭到仇家追杀,他竟然打伤我,将一切责任推到我的身上,而在我死后,借着我的名义,妄造杀孽,死后轮回之时,为了逃脱地狱道的轮回,厚着脸皮子将自己说得多痴情,妄图混淆地藏菩萨的视听,以求化去自己这一身的罪业,重入人间道。(厌恶)

“啧啧啧,孟婆你还这是绝情的女人呐”(调笑)

“哼,不过是伯仁不仁我便不义罢了,那个人,口口声声说爱我,到头来,连我的名字也不记得了,他爱的,只是那个永远活在他记忆里的那个师妹罢了。”(冷笑)

“那你,还恨吗?”

“这些前尘往事,莫要再问,就让它散了罢”(怀念看开)

“好啊,让它散了,你就一直留在这吧。本王这儿,刚好缺人”(阎王拉起孟婆的手放在自己的心口)

“····麻烦阎王你让一让,你挡到后面的鬼了”(抽回手,咳嗽两声,正经)

“不过本王还有很在意的事,那个男人不是说你不善厨艺吗?”(疑惑)

“哦,阎王大人是想试一试妾身的手艺吗?”(孟婆盛出一碗汤,放到阎王面前,笑道)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