喵咪央

江湖不见(剧本)

(此段皆为书生独白)

  哎,各位客官,可否留步,听小生我说个故事,放心,耽误不了多少时间,这天干物燥的,权当是歇息吧。(嘈杂声)啊,小生什么也不要,如若讲得好,就烦请各位赏口水喝,我也就赚点茶水钱,什么,骗人,不不,小生不会骗人的,我的故事全都是真事,被人传久了,也就成了故事。那各位没有别的意见的话,可以留步听听这个故事吗?

  大家可都知道当今的武林盟主是谁?(嘈杂声,其中有一声音最为响亮,高呼君子剑)对了,就是君子剑——梁春生。什么,他的故事都听腻了。您又搞错了,我这次不讲他的故事,我讲另一个人的故事,这个人啊,叫叶秋雨。没听过,诶,没听过就对了,小生这故事可不像其它故事那样,啊,别卖关子,好吧,既然您都这么说了,那我就开始了。

  话说这个叶秋雨是何人呢,此人啊,原为朝廷命馆,可因其个性太过乖张,又多次触犯到朝廷上的那些个权臣,这些奸佞就在皇帝面前胡言谄媚,让皇帝惩治他,恰巧皇帝那时也十分不爽这叶秋雨在朝堂之上拂了他的面子,便将他调到了新安县当了个小知县,(嘈杂声)啊,你问这些和梁春生有什么关系,嗨,这之间关系可大了,我还想问问在座各位可曾听说过绝命鬼手——孟新虎。对了,就是那个人,此人曾在江湖上名动一时,却是一个恶贯满盈之辈,他曾在扬州杀了逍遥剑——柳知衣一家27口,之后又去了涵谷,杀了九绝枪——杨胜一家32口,不可谓是一个恶贯滔天之人,而当时梁春生梁大侠就在追捕此人。(惊呼声)

  当时有传言称有人用大价钱请了孟新虎去除掉叶秋雨,而梁大侠在得知这个消息之后就马不停蹄的赶到了新安县,想和叶秋雨商量商量,两人合伙将这孟新虎抓捕,可是梁大侠是万万没想到,这叶秋雨竟个性烂到了如此地步,刚见面时就让梁大侠吃了个大亏,你问发生了什么,哈,你一定想不到,这叶秋雨竟让梁大侠装作是小姑娘,去青楼陪酒打听消息,(大笑声,异议声)我这可不是瞎说,不信的你们可以去问,不过前提是你们有胆子。好了好了,我们继续讲故事,虽说梁大侠百般不愿,可是为了抓住孟新虎,他也就忍了下来,您还真别说,这青楼还真的给了他们线索,两人得知孟新虎这个时候就藏身与友来客栈,梁大侠便与江湖上结交的好友一起前去抓捕,而这边叶秋雨也安排新安县的衙役在客栈外埋伏,两人里应外合,打了孟新虎一个措手不及,可是孟新虎好歹是个老江湖,愣是从这包围中逃了出来,并将叶秋雨给劫走了。梁大侠一直最在其后,追了大半个月,终于将孟新虎抓住,并救出了叶秋雨。(喝彩声)

  此后3年里,叶秋雨都以此为由,将梁春生留在身边使唤,两人交情日深,配合得也越来越默契,一个居庙堂,通过官网收集贪官污吏的罪证;一个处江湖,利用江湖人士铲除奸佞祸害。当年两人还被合称为松竹双友,多少年轻小姑娘为了这两个人,患了相思病。(大笑声,异议声)诶,你们竟然没有听说过,哎,就说你们这些个江湖新人,真的是,见识的太少了,恐怕连江湖的一角都没有摸到了,就在那里自鸣得意,实则是井底之蛙。

  可是当所有人都以为两人会一直这样相互扶持下去,可是在他们抓住浪里白蛟——孟涛之后,两人就分道扬镳,之后再不联系了。两个月之后,梁春生就迎娶了之前与其订了娃娃亲的昆仑派掌门之女许如生。而这叶秋雨在半年之后因为得罪了皇帝,最终被赐死。故事到这里,就再无后话了。(嘈杂声)

  说书人喝了口水,(水声,放杯子)环望了四周满座,接着讲起了第二个故事。

  人群中,一个灰衣持剑男子默默地在角落里听完故事后离开了。(离开时又撞到人,有人小声的抱怨,有人叫骂,男子低声抱歉)

(此段为梁春生的回忆,下面对话的主角是叶秋雨)

  “嗯,你就是君子剑,哈,我,我是叶秋雨”(初见,乖张)

   “乖乖,你个大男人,扮个女人竟比姑娘还要姑娘,你好啊,梁谷娘”(打趣,放浪)

  “梁春生,我们注定无法在一起,你知道吗,所谓道不同不相为谋,你有你的江湖,我也有我的江湖,你的江湖是刀光剑影,快意恩仇,而我的江湖是机关算尽,为公为民。你与我,不一样”(此处为分道扬镳之前的最后一次见面,认真严肃)

  “梁春生,你可知道我为什么会帮你抓孟新虎吗?他是我师兄。”(冷酷)

  “所有人都认为他会伤我,可只有我知道,他,孟新虎,是我的师兄,我曾经可以依赖相信的唯一的那个人”(痴迷眷恋)

  “行了,梁春生,别再说爱不爱了,你与我之间,再说这些,不是多余吗?”(临死之前的最后一次见面,放下豁达,没有不耐烦隐隐带点眷恋)

  “梁兄,祝你与许姑娘白首不离”(结婚时见面)

(此段为现实梁春生所在)

  灰衣男子踉跄的走出了茶馆,这时一名小厮跑了过来,“老爷,老爷,夫人临盆了,您快去看看吧”(焦急)

  “啊,好,好。”男子恍惚的向前跑去,(仍沉浸在回忆中,失魂落魄)后面小厮大喊“老爷,反了反了。”听到呼唤后的男子御起轻功调转方向,朝柳城中最大的一处府宅赶去。

  “恭喜老爷,贺喜老爷是个男孩”(开心)奶娘抱在刚出生的小生命来到男子面前,男子接过抱在自己怀中,“夫人怎么样了?”(关心)“夫人刚刚昏了过去还未醒来”一旁的丫鬟回答道“去,吩咐厨房做点补身子的东西,待夫人醒后送过去”“是”丫鬟退了下去“老爷,快给小少爷取个名字吧”

  “名字,吾儿的名字,不如就叫梁暮雨吧”(看开放下,开心)

  你若爱我,我便永远爱你;你若不爱,我便永远思慕。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