喵咪央

无望(百合)

  田瑾薰哼着歌,尝了一口鸡汤,嗯,味道刚好,现在就只差那个人的到来了。那个人这次出任务时受了伤,也没有告诉自己,如果不是自己去了医院恐怕那人根本不会告诉自己。想到去医院,田瑾薰若有所思把手放在了自己的肚子上。

  “叮咚---”门铃及时打断了她的想象,她急急忙忙的跑到门口,刚打开门,一束巨大的玫瑰花就出现在她的面前,逼得她向后退了半步。“送给你”萧亦涵拿着花,眼睛不自然的飘着,“谢谢,不过亦涵我对花粉过敏”田瑾薰有些尴尬的看着萧亦涵,只见她皱了皱眉,把花扔在了走廊,绕过田瑾薰进了屋,田瑾薰看着她把鞋换了,稍微松了口气,把她扔在外面的花拿起来放好,又急忙进屋将饭菜摆好,她将自己熬了小半天的汤小心翼翼的移到了碗里,趁着热气想要快点端出去,却丝毫没有注意到身后多了一个人,转身的时候田瑾薰被萧亦涵吓了一大跳,一下中心不稳向后倒去,连带着手中的汤也飞了出去。“薰”萧亦涵及时出手拉住了她,将她护在了怀里,田瑾薰看着洒了一地的汤和已经碎了的碗,推开了还抱着她的萧亦涵,“薰”萧亦涵拉着她的手,摆明不想让她离开,田瑾薰挣她的桎梏,冷冷的说道“我去拿东西收拾一下,你先吃饭吧”萧亦涵愣愣的站在原地,并没有听她的话,一直站在她的身边,看着她收拾残骸。“你说你,让你去吃饭你不去,站在这,也不知道帮帮我。”田瑾薰抱怨道。萧亦涵接过她手中的东西,去完成她尚未完成的工作。

  折腾了半天,两人终于坐在了饭桌前,各自吃着,一言不发。田瑾薰看见萧亦涵快将碗里的饭吃光时起身去到房间里取出了一封喜帖,递到了她的面前。“这是你们的喜帖吗?”萧亦涵看着田瑾薰手中的喜帖,并不打算接过它。田瑾薰将喜帖放在了她跟前,坐回了自己的位置。“小涵,我希望你能来。”她知道,只要是自己要求的,萧亦涵都不会拒绝,因为她爱着自己,可能比自己想的都还要深。萧亦涵紧紧地握着筷子,在几乎要将它折断的时候松了手。整个人的气势变得秃废,她起身开始收拾起桌子。把一切都打理好了之后,萧亦涵还是平静不下来,她随手摸出了放在包里的烟,想点一只。“别吸烟,对胎儿不好”田瑾薰出声制止了她。萧亦涵将手中的烟捏成一团,扔进了垃圾桶,回到桌前拿过喜帖便转身打算离开。到了门口,萧亦涵别扭的弯下腰,一只手穿着鞋,另一只手护着腰。田瑾薰知道她腰上的伤口还未完全愈合,便也不做他想,弯下腰,帮她穿鞋。

  穿好起身时,萧亦涵狠狠地抱住了田瑾薰,不顾她的挣扎,也不顾自己腰间的阵阵疼痛。“放开我”田瑾薰这时也不再顾及她腰上的伤,拼命的挣扎着“薰,求你了”萧亦涵开口了,带着浓浓的哭腔“求你,能不能不要再对我这么好,你对我越好,我越是不甘心”说到这里,萧亦涵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又继续道“我一想到你对我这么好,你却不爱我,你这么好,我的余生里却不再有你,我——”“够了,别说了,”田瑾薰回抱着萧亦涵,说道“如果你真的这么爱我的话,就来参加我的婚礼吧,就来祝福我吧。”“····好”

  婚礼的时间被安排得很紧,几乎在喜帖发完之后的几天后,田瑾薰就与何易俊举行了婚礼,“嫂子,你说的那个伴娘到底来不来啊,离婚礼开始只有半小时了,我们还要等她吗?”“算了,估计她来不了了,小姑子今天真漂亮,不如你做我的伴娘吧,听你哥说,伴郎是他同学,很帅的哟”“真的吗?”“当然,你在怀疑你嫂子的审美吗?”

  那天萧亦涵没来,一直到婚礼的最后,她也没来,第一次,萧亦涵食言了。

  第二天,田瑾薰拖着疲惫的身子起了床,却发现自己老公在厨房准备着早餐“你醒了,不在多睡一会吗,昨天,辛苦你了”“嗯”田瑾薰走到客厅打开电视,对着电视放空,直到电视上出现了你张熟悉的面孔。

  “昨天我市闹市区出现凶恶歹徒持枪抢劫,一民警见义勇为与歹徒搏斗,不幸身中数枪,英勇牺牲,目前该劫匪已被警方抓获····”

  “老婆,饭好了哦”田瑾薰一惊,拿过遥控器换了个台“在看什么,咦,怎么还看哭了,呵,我老婆真可爱,看个电视剧都看哭了”田瑾薰后知后觉的擦掉了眼泪,才发现自己刚才匆忙之间将电视调到了韩剧,还好,田瑾薰心里不知怎么安安的松了口气,当她把头转向何易俊时才发现他的笑容和一个人很像。那个爱了自己很久的人,这时,田瑾薰才发现自己已经很久没有看到她笑了,怕是再没有机会了。

  “好了,快去吃饭吧,我饿了。”“行,顺便让老婆大人见识一下我的手艺”两人相互嬉闹着,享受着新婚的幸福。

  看吧,没有你的祝福,我一样可以过得很好,所以,萧亦涵,不要再出现在我生命里了,连回忆也不要。好不好?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