喵咪央

坦诚(唐毒同人)

  蜀中地区常年被阴云笼罩,不见天日。所以生活在这里的人也一个个像闷葫芦似的,无趣。曲倾慕这样想着,随手把自己刚才把玩的小物什扔到了正在树下休息的那人的怀里,自己则有伸了伸懒腰,换了个姿势,躺着树干上,以期望能够得到更多的阳光暖身子。

  唐宁抬头看着树上的那只慵懒的美人蛇,手中拿着她扔下来的泥人,那人素来我行我素惯了,即使现在跟在自己身边,小性子也没有半分改变。唐宁叹了口气,便起身问道:“饿了?”

树上的人没有理会她,倒是她养的那两条小蛇给了她回应,不停地扭动着身子,唐宁转身便走回竹屋,准备起了吃食。曲倾慕微微扭头,凤眼眯成了一个暧昧的弧度,兰蔻轻启,却只吐出了两个字:“呆子。”转过身继续晒自己的太阳。

  其实曲倾慕与唐宁之间并无过多的交情,只不过是当时两人正好在执行同一个任务,正好被分到一组,正好打了一架,正好发现对方与自己实力不相上下,就这样两人就每个月会见一次面,前几次是约架,可后面渐变成了两人一起坐着聊聊天,吃顿便饭。不过每一次都是曲倾慕来找的唐宁,她可不指望这个闷葫芦能开窍,主动来找自己,嗯,才不是因为自己不会做饭才不让她来找自己的。想到这里,曲倾慕小性子又上来了,这个人只要自己不来找她,几乎都不会主动来找自己。五毒离唐门这般的近,可她竟真的忍得住,偏生一次也不来。曲倾慕越想越气,干脆跳下树,走到厨房门口,想把那人堵在里面问个清楚,如果她的解释不合心意,自己就和她再打一架,而后再不相见。

   刚到厨房门口,曲倾慕就忘记了自己来的本来目的,看着平日里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的人,现在在厨房里为自己忙活,曲倾慕心里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一颗心突然间就被填的满满当当的。她合着应该是一个好妻子,有谁娶了她,那真的是三生有幸才是。可在她身边这么久,曲倾慕从没有看到或听到唐宁自己说过喜欢谁,爱谁之类的话。“你来的正好”唐宁向她招了招手,示意她过去“把这些菜端出去吧”曲倾慕磨蹭了半晌,最终还是将菜端走,心里不断地说服自己吃人嘴短。

   坐在饭桌上,曲倾慕再也忍不住了,“小糖糖~”唐宁一口汤没咽下去,差点喷出来,这妖蛾子一旦用这种语气和自己说话一定没好事“你有喜欢的人吗?”果然,唐宁不动声色的继续喝着汤,没有理会曲倾慕,可对面那个人却不打算这样放过她,依旧不依不饶“我待在你身边这么久,都没见过你对谁好过”唐宁的手顿了顿,终于抬起头正视对面的那个人,曲倾慕依旧自说自话,没有发现对面那人越发深邃的眼神“你看啊,上一次的七夕若不是我陪着你,你便要一个人过了,还有上上次····”“够了”唐宁脸色沉了沉,放下了手中的碗筷,可曲倾慕并未就此停下,她挑了挑眉,看着已经站起身来的人,眼底划过一丝狡黠“莫非是你喜欢上了我?故而找了百般理由,想让我陪着你,其实也不用这样,喜欢就要说出来,虽说我们都是女子,但是你知道我们苗疆并未那么多规矩,你只要····”“曲倾慕”唐宁在她说活的时候走到了她身旁,说这话时,唐宁的唇贴着曲倾慕的耳朵,曲倾慕不由得起了一身鸡皮疙瘩,虽然她和唐宁也算是老熟人了,可她们之间却从未有过如此亲密的举动,不过曲倾慕是什么人,她会在这种事上吃亏?于是曲倾慕顺势抬手搂住了唐宁的脖子,将她往下拉了拉,让唐宁与自己贴得更紧,“嗯?”暧昧的举动,暧昧的距离,暧昧的语气,一切的这样顺其自然的发生,就好像她们之间已重复了千百次这样的动作,“滚!”唐宁挣脱了她的束缚,顺手朝曲倾慕甩了暗器,曲倾慕堪堪躲过,可衣服却还是被划破了,曲倾慕一时急火上头,也不管不顾起来“哼,唐宁,你记住了,这可是你让我滚的”转身御起轻功便离开了,唐宁站在原地,看着那一抹紫消失在竹海之中,眉头越锁越紧。

   曲倾慕说到做到,真的再也没有去找过唐宁,唐宁的日子又回到了以前的状态,每天打打木桩,做做任务,时不时地摔断腿,可是再也没有熟悉的那个人陪在自己身边,明明每天重复着相同的事,可是唐宁总觉得有哪里怪怪的,大概,是心境不同了吧,自己再也回不到那种即使一个人过也不在乎的日子,也不愿再一个人了。已经知道那是何种的孤独,所以再也不愿继续孤独下去。终于在唐宁第一百三十五次叹气后,一旁的师兄开口了“师妹最近怎么了,老是叹气,话说好久没见那五毒的女娃了,莫不是你们吵架了?”唐宁看着自家师兄一脸我都懂的表情,忍了忍,最后还是将师兄暴打了一顿,嗯,感觉心情稍微好了一点,走出jjc的唐宁如是说。

   要不要去一趟五毒,唐宁看着手中从师兄那里抢来的任务,做个任务,随便去看看那个人,想到那人见到自己时可能出现的表情,唐宁忍不住笑出声来。待到唐宁反应过来,不由得一惊,自己现在这算什么,这种心情,与那些和情郎私会的小女儿家的心情有什么区别。就这样想着,唐宁的耳朵已经红透了。

   心里再多的纠结,嘴上再多的拒绝,结果自己还是来了。唐宁暗骂了自己一句糊涂,却又义无反顾的继续朝五毒方向前行,到达时已是将近夜半时分,整个苗寨都静悄悄的,唐宁不知道曲倾慕住哪却也不在乎,大不了就在外面露宿一晚,反正又不是没经历过,有一段时间,她为了一个任务将近半个月都餐风饮露,说起来自己也就是在那次任务中结识的曲倾慕,“曲倾慕”唐宁不由自主的轻声唤出了这个名字。仿佛这样做了之后,这个名字的主人就会出现在自己面前。

   唐宁在摸清苗寨的地形后,找了一处稍微偏僻的地方作为今晚歇脚的地方,刚好此处有一处池塘,可以供唐宁清洗掉一路的风尘。月光洒在唐宁裸露的身体上,远远看去,唐宁整个人被月光包围,周身时有时无的围着一圈光晕,就像月桂仙子。“谁!”唐宁警觉的感应到了除自己以外的另一个呼吸声,她反手扯过衣服披在身上,扣上面具,拿出千机匣,虽在水中,动作却未受半分影响,一气呵成。而此时岸边传来了一声熟悉的轻笑声,“呵,我倒是那个小贼不长眼,闯进了我的地盘,却不曾想是唐宁唐大女侠啊。”唐宁看着曲倾慕,并未开口“怎么,才几个月不见,便不认识了,唐女侠你倒是健忘啊”“几个月不见,你倒是越发的放肆了”唐宁朝曲倾慕走了几步,“放肆?好笑,唐女侠你怕是还没搞清楚现在的情况吧”唐宁也不在乎曲倾慕怎么说,反正这个人就是喜欢逞口舌之快,在第一次见到她的时候自己就知道了,唐宁没有给她再次开口的机会,抓住她的手,将她拉到自己的怀抱中,紧紧地抱着她,几个月不见,这个人好像瘦了些,可是之前唐宁从未抱过她,这只是她自以为是的想法罢了。怀里的人意外的没有反抗,第一次顺着她的心意,任她抱着自己。

   “曲倾慕。”这是第二次,唐宁离曲倾慕这么近的唤她的名字,那样的语气,那样的心跳,她曾经也从这个人这里听到过。“我想,我是喜欢你的”唐宁仿佛用尽了一生的力气,终于将心中所想全都倾吐出来,说给了心中想的那个人。“所以,你,喜欢我吗?”自己等了好久,算计了好久,才能让这个闷葫芦说出这些话,曲倾慕是绝对不会告诉唐宁,其实这几个月自己都有悄悄地跟在唐宁身后,远远地看着她,其实她早就知道唐宁要来了,这几天她一直都在寨子中晃悠,生怕错过她,唐宁在月下轻声唤她的名字时,曲倾慕差一点就忍不住现身,也是这那一刻,曲倾慕终于确定了自己对唐宁的感情。不同于以往的虚情假意,逢场作戏,她这一次,动了真情了。她甚至想好了,要是唐宁不爱她,自己就给她下情蛊。她可以为了唐宁什么都不在乎。

现在知道了唐宁的心意之后,她激动地整个身子都不由得在发抖,唐宁不知道这些,只当她在水里冻坏了,将她抱起,放到岸边,转身生起了一个火堆,又将自己的衣服整理好了之后,才再次看向曲倾慕,只一眼,便失掉自己。曲倾慕蜷缩着身子坐在火堆旁,已经湿了大半的衣服黏在身上,更加凸显玲珑身材,可曲倾慕自己不自知,星眸半掩,若有所思。唐宁走到曲倾慕身边,伸手把玩着她的头发,“倾慕,”曲倾慕猛然抬头,却看见唐宁胸前的旖旎春光,身子不自然的向后移了半步,唐宁索性也不管不顾起来,又向前移了半步,紧紧贴着曲倾慕,“你在想什么?”曲倾慕直视着唐宁,像是看到猎物的蛇,整个人的气势变得不一样了。

“我在想,你与我,算娶还是算嫁”曲倾慕环住了唐宁的脖子,在离她一拳的距离停了下来。

 “怎样都好,无论是娶还是嫁,你都只能是我的”唐宁伸手捧着曲倾慕的脸,吻了下去。


评论(2)

热度(13)